MaoDun Stdioes

读者留言查看

姓名:
邮箱:
留言内容:
 返回首页 > 当下文坛评论 > 东方雷鸣——读唐德亮同志《惊蛰雷》

东方雷鸣——读唐德亮同志《惊蛰雷》

发布时间:2013-10-18 09:10:37  发布人:管理员
 

王学忠

这绝非偶然,而是一定会发生的巨响,此刻,我听到了那声响彻云天的轰鸣。在长白山下,那家钢铁国企的办公楼外,上万双眼睛喷射着愤怒的火焰,上万只喉咙发出雷鸣的呐喊:“可耻呀,你们这些共产党的败类!以‘改制’‘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为名,把国企一批批‘卖光’、‘送光’,‘公仆’一夜暴富,新贵肆意豪夺,精英治国,两极分化,让砸碎锁链的工人再次沦为奴隶!”

眺望北中国的天空,伴隆隆雷鸣,和你一样,我也穿越长江、黄河,穿越历史,架思想之车漫游。我看见“孔府、孔庙、孔林∕三枚儒家文化的大印∕戳在中国的∕皇天后土”。那是什么国之瑰宝,分明是三块巨大的磐石,重重地压在中华民族的背上、心上。两千年来,压迫,反抗!再压迫,再反抗!神州大地的黄土地下埋葬着多少白骨,就有多少惊心动魄的故事,就有多少忠贞不屈的英魂!和你一样,我也含着泪水伫立汨罗江边,心比雾蒙蒙的天空更沉重,亲眼目睹了靳尚等权贵们违法乱纪、贪婪腐化、欺压百姓的罪行。屈夫子在吟罢“叹君王之昏庸∕哀民生之多艰”后,悲痛至极、绝望至极,纵身跳入滚滚江中,驾青龙而去。屈原死了、庄周死了、荀况也死了,谁来拯救多灾多难的中华?才华横溢的贾谊空怀一腔壮志,“携一肚子治国良方”堕马而亡,浑身是胆的王充真不愧是条汉子,写下《问孔》《刺孟》,用生命点燃的那根不熄的科学巨烛,使“显赫的皇帝与权势者∕以及无数的后人∕矮化成侏儒”。中国历史不回避奸佞,更青睐刚直不阿的思想者,一篇《与山巨源绝交书》伴嵇康的头颅“将历史砸出了一个窟窿”。

沿着你诗思指引的路,驾思想之车漫游。我穿越长江、黄河,来到欧洲,莱茵河畔,与马克思席地而坐、聆听教诲,只见他蹙着眉毛,眉缝间锁着痛苦和忧郁,他端起杯子饮了一口浓烈的咖啡,用坚定的语气对我说:“我再说一遍请你转告同志们,资本来到世上,每一个毛孔里都浸透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消灭私有制,是共产党的使命与责任!让剥削者和被剥削者成为兄弟,是天方夜谭,如果不是一厢情愿的糊涂便是用心险恶的阴谋。”马克思的话说得刚强有力,看得出他的胡须在颤抖,心也在颤抖。马克思的话重新点燃了我心中的信念,英特耐雄纳尔是人类最美好的社会,她一定会实现,无论遇到怎样的挫折,也一定能够实现!“只要重新集结队伍∕无产阶级一定会∕捣毁复辟者的魔窟∕把红旗重新插上∕克里姆林宫的上空!”

驾思想之车漫游,离开莱茵河畔,我又回到了故国中华。与你一起怀着沉重的心情,到东北到江南,到东海之滨到黄土高原,一部分人眉飞色舞,大口咀嚼着先富起来的傲慢、贪婪,另一部分人则佝偻着身子哭丧着脸在突然降临的灾难中熬煎。富士康十三跳使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化为粉尘,一间间血汗工厂不但生产鞋子、帽子、机器零部件,同时,也生产出了大量的肺病、红斑狼疮、再生障碍性贫血、断指、断臂,“红润着脸进去∕清瘦着脸出来”。如麻的矿难,不断刷新着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在资本家与权贵“成功转制”的庆贺声中,东北、江南,神州大地上也出现了一批大小地主,他们上下勾结,里外串通,巧取豪夺:“强占土地∕万亩、十万亩、百万亩∕好大的胃口呵∕恨不能把天下都‘流转’为自己的田园”。什么小麦大王,棉花大王,钢铁大王,他们亦官亦农,亦官亦商,趁“改革”“改制”之机,大肆侵吞人民的财富,打左灯向右转,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夜幕沉沉,目睹资本主宰下的今日世界,良知、信仰、美德,在灯红酒绿的盛世中迷失、沉沦。一边是精英奢侈尽情享受富裕,一边是弱势群体贫困在无奈与绝望中挣扎。中国向何处去?路在何方?与你一样,我也仿佛看见,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默默无语,像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又像定海神针,矗立在中华民族亿万人民的心上和历史深处!“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如果中国出现了两极分化,那我们就走上邪路了。”两位领袖在不同时期说出了一个同样的担心、告诫和忧虑!历史的车轮岂容倒转!花花绿绿的荧屏上,辉煌、阴森的宫殿里,君王们声嘶力竭的叫喊“还想再活五百年!”,让每一个曾经站在镰刀和斧头的旗帜下宣誓的共产党人惊愕!惊心!惊颤!

漫游今日世界,与你一样,我也看到了、听到了许多颗共产党人的良心,中国人的良心,诗人的良心在滴血、在燃烧!像“三月的杜鹃∕啼出团团殷红的鲜血”。雷声隐隐。斗争的惊雷,在北中国的天空滚动,大地正在苏醒,万物正在苏醒,高加索的盗火者复活了,欧罗巴的幽灵也复活了,还有巨人安泰。这也是诗的惊雷。我的心和你的心一样剧烈跳动。

我感到欣慰,真理之斧正将冰河劈开,严冬中播下的种子已开始陆续发芽,走失的花朵就要回来了,明年,不!或许明天,一个如锦的春天就会来临!

    王学忠(1955)河南安阳人。初中学历。1970年进厂当工人,1996年因工厂倒闭下岗,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以诗歌形式记录生活,被誉为“平民诗人”、“工人阶级诗人”。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挑战命运》、《雄性石》、《太阳不会流泪》、《地火》,书信集《雪泥鸿爪》,中英文对照诗集《王学忠短诗选》、《王学忠诗稿》、《王学忠诗歌鉴赏》等十部。诗集《挑战命运》获河南省首届“五四”文艺奖银奖,诗歌《中国民工》获纪念臧克家百年诞辰云门春杯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

 

学会公告 茅盾文学奖 论文检索 书目检索 读者留言 学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国茅盾研究会 京ICP备12009228号-2

电子邮箱:maoyanhui2011@163.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后圆恩寺胡同13号 邮编:1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