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Dun Stdioes

读者留言查看

姓名:
邮箱:
留言内容:
 返回首页 > 当下文坛评论 > 鞭笞,是为了光明和希望——浅谈唐德亮抒情长诗《惊蜇雷》

鞭笞,是为了光明和希望——浅谈唐德亮抒情长诗《惊蜇雷》

发布时间:2013-10-18 09:01:53  发布人:管理员
  

马忠

唐德亮的政治抒情长诗《惊蜇雷》甫一出版,即刻引起众多的关注和争议。有评论家认为,这部作品是继著名诗人朱子奇《星球的希望》之后,又一部不同凡响的政治抒情诗是当前政治抒情诗的重大收获,也是当代新诗的重大收获(张永健语)。也有人持不同观点,批评该诗大词连缀、大情盈盈、大话连篇是百分百的文化自大狂’”(王聚敏语)……并由此对政治抒情诗这一概念提出了质疑。所谓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那么,这部作品的思想内涵及艺术特点究竟如何呢?这里,笔者就此简单谈几点个人的看法。

首先,我们应该对政治抒情诗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社会政治抒情诗是我国为时为事而作”“诗言志、关心国家民族命运、民生疾苦的传统。社会主义时代更需要社会政治抒情诗。这是因为我们既面临和平发展机遇,也面临艰难挑战,需要社会政治抒情为复兴中华鼓舞士气。但必须指出的是,我们不能一谈到政治抒情诗就对它嗤之以鼻——政治与文学的关系并不如很多人想像的那样是绝端对立的,也并不是抒写政治之情的文学便必然导政艺术成就的降低。更何况,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在中外文学史上都留下过感人至深的政治诗篇。在现代中国的社会环境中要绕开革命、绕开战争、绕开各种重大社会变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真实的,重要的是这一切只有经过个体心灵的体验,经过生命触觉的感知才成为文学。文学可以以重大事件、群体经验为观照对象,但个体性才是文学的特性,才是文学发展的动力。试想:一个诗人关怀狭小,承担意识不强,对社会运动参与度或主动性不够,那他的生命体验将停留在矮浅的生活层面,他对社会、对历史、对世界的认识将停留在外围与近端,从写作要素上讲,他难以成为一个可靠的人。

 政治抒情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体现,擅写者为时代大手笔。我们看到,《惊蜇雷》并非一部假、大、空式的抒情之作,隐隐地,我听到了/一声巨响/那是东北方向/传来的弥天雷声。诗人的诗思、诗绪是由弥天雷声这一具体的重大政治事件——“通钢事件开始的,在这个事件中,一个刚刚被任命了一天的私企老板,被愤怒的工人打死。而他本人并不是冲突的死结所在,却在充满对立气氛的时间和地点,成为无从释放的群体性不理智情绪的牺牲品。通钢悲剧有关国企改制,有关钢铁行业重组,但其核心根源仍是如何面对民众诉求、如何保护民众利益的问题。即便如有关部门所言,这起事件是极少数担心既得利益受损的别有用心者所制造,我们仍需反思这些极少数”——无论如何,这都将是一个令人扼腕叹息的悲剧。我们有必要思考,这样的悲剧有没有避免的可能?作品宏放的叙事由此展开。从国内到国际,从古代到现在,从天堂到地狱,从政治到历史,从经济到文化,从事件到人物……纵横捭阖,南北驰骋,上天入地,抒发了诗人对祖国的热爱和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忠诚,对变节者、对认腐败堕落者的鞭挞和批判。洋洋四千六百多行,这不但是作者自己在诗歌创作上的突破,而且是当代诗坛政治抒情诗创作的一个新开拓。

其次,一改传统政治抒情诗写法,《惊蜇雷》是一部批判式的心灵交响曲。不得不承认,有些政治抒情诗的确缺少感染力与生命力。究其原因,除了有的诗人由于过分强调以政治入诗的重要性,在作品里留下某些现行政治情绪甚至是政策的痕迹;有的诗人根本没有自己的审美发现,将诗歌等同于某种流行政治观念的宣讲外……我认为其中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有的诗人只唱赞歌与颂歌,没有一点反思心态与批判精神。大凡关注西方文学的人都知道,西方诗歌的传统是一直与政治紧密结合,具有批判性。近百年来,欧洲很多诗人认为诗人的职责是要批判社会。虽然中国的诗歌传统有很长的历史,可是很多人只是看到诗歌的美。大众总是觉得艺术是美的,其实这是太简单的想法。艺术、诗歌不仅是美,它要呈现不同层面的思考、思想。纵观中国当代新时期的政治抒情诗,基本上都是歌颂的。然而,在《惊蜇雷》这部作品中,我们看到的却是诗人对历史和现实的批判。比如对当前中国的腐败,对一些共产党官员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对不少地区借改革之名,行复辟资本主义之实的现象,对于全国卷起的尊孔复古的妖风,对老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住房难、城市失去土地、环境严重污染……面对一连串的问题,诗人上下求索,寻求危机的原因,并发出了严正的呼号。

全诗以编年史式推进,从诗人特有的视角,通过形象和思辩、理性和诗性、抽象与具象的交叠、融合,通过鲜活的语言、大胆精湛的审美发现和价值判断、瑰丽而沉郁地折射出波澜壮阔的共产主义发展历程。我一直认为,优秀的政治抒情诗往往在一定程度上透露了个人话语与集体话语间的张力。从这个角度,所谓《惊蜇雷》一诗有太多的自我表现的真实含意是诗人将自己融入集体性话语的过程作了尽可能的延宕。作者在长达三十年的创作实践中,始终遵循着忠于历史、解读现实的创作方法,达到了实与写意、写景与写情的统一,形成了跌宕起伏、雄浑柔美的气势。而这部作品中出现的,就是从现实追溯到历史、从过去延伸到未来之间不断变换的一个旋律,是这交响史诗中的一个主音符,更是共产党人的前仆后继、继往开来的一种具象的表达和塑造,在亲切自然的阅读中,为立体多方位地刻画出共产主义历史形象提供了可能,无形中增强了诗歌的张力、亲和力和生命力,历史的厚重感和现实的血肉感也油然而生。对此,作者有一个重要的描述:我这部长诗,即使是歌颂,目的也是为了反思历史与现实,为了鞭笞腐朽与反动,为了光明与希望。(《后记》)因此,他沉醉地彻夜不眠地写着,写出了巨型交响乐般的史诗长卷。他仿佛在履行自己对历史所负的不可推卸的义务;他不得不写这部长诗,不得不写出亿万人民所想表达的心声。交响乐意味着它包含着多种声音,表现着复杂的、变化多样的感情,犹如交响乐中主旋律的出现,消失、复现。

第三,《惊蜇雷》充满了诗人丰富的情感体验和艺术上的独立思考。当代中国出现了许多有个性、有追求、有品位的政治抒情诗佳作,即使是今天也仍然有自己的读者群,并且时时感染着人们的情绪,净化着人们的心灵。纵观《惊蜇雷》,诗作在保留政治意味的同时,又不失诗人对历史内容感同身受的情感体验,和艺术上独立的思考。诗人站在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点上所创作的《惊蜇雷》包含着诸多丰富、敏感的信息。长诗始终以第一人称为叙事视角,移步换景,我把目光转向俄罗斯追踪屈子足印,我来到/汨罗江边厚厚的积雪中,我看见杨靖宇/深一脚浅一脚走来我坐在大文豪雨果老人面前我的心,乘滴血的翅膀/横穿第聂伯河我握住了你——马雅可夫斯基/一双宽厚有力的大手”……这种方式不仅构成了写作者观物方式转换的中轴点,而且与文本中主体性的生成有关。正是在这样一种恣肆汪洋的想象和联想中,诗人纵情展示历史的风云跌宕,世事的历史沧桑,精美传神地描绘历史人物的文采风流,大胆藏否了一百多位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从中我们不难感受到作者真诚的、喷涌的激情。可以说,由直接的政治事件向关注个人心灵与人类命运的转向,是这部政治抒情诗值得关注的写作形态。

这部作品最大的特色是它以时空交错的艺术手法,把活跃在古今中外的各个阶段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贯穿起来,如银线串珠。这种写作结构,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能从广阔的社会生活和丰富的历史事件中选取经典材料为表现主题、描写人物、抒发情感服务。在艺术表现上气魄宏大,对人类历史的发展、对现实与未来都充满了广泛、全面而深刻的思考和抒情,抽象与具象的结合,营造诗的意境、创造诗的意味;虚实结合,揭示诗的意蕴、显示诗的意象。其成功之处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惊蜇雷》表现的是社会的大题材大主题,并有一定的篇幅容量。该诗以社会生活中的大事件,重要历史代表人物的社会经历描写,但在艺术表现上又不重在具体事实,而在于事实本身体现出来的一种精神表达,目的是要能对人民大众具有思想启迪作用,以及精神情感的激励和鼓舞力量。其次,是诗人和所表现的事件人物是血脉相连的,个性和共性达到较完美的统一。用具体表现抽象,使概念化为具象,体现了诗人的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能力。作品体现了诗人具有高度的思想境界、博大的心胸气魄、丰富的社会历史知识和诗的艺术素养,否则驾驭起来就会有相当大的难度。第三,这部作品虽然主要是写大题材大主题,但主要是诗人的抒情,全诗浸润着充沛的感情,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在诗的语言运用上,既精粹警策,又能明白晓畅,诗句富有节奏和音乐感,做到了抑扬顿挫、音韵铿锵,不仅适合一般读者阅读,更适合于各种场合面对大众朗诵。

综上所述,说《惊蜇雷》是一部从政治的视野、经济的脉络、历史的教训、哲学的思辨与文化的背景来深思共产主义运动受到挫折的主要原因及其教训具有史诗品位的长篇巨著。(张永健语)并不为过。尽管这部长诗也存在着思想与艺术上的种种缺陷,比如:作为全诗的核心主语而存在,使诗人个体的情绪体验限定了写作疆界;对语言的锤炼尚不够精雕细刻,有的片断显得粗糙而使诗味有所减弱,等等,但我仍然认为它有着不容掩盖的贡献。它表现的是一种中国现代的情感,同时,它又保留了如此丰富的具象的社会素材。作为文学,它对崇高的敬仰鉴照出日常生活的卑琐;它对美满的追求鉴照出日常生活的残缺。它蕴含着一个民族梦想的尊严,提醒着我们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向度。

   《惊蜇雷》,唐德亮著,中国戏剧出版社,20136月第1版。

 

学会公告 茅盾文学奖 论文检索 书目检索 读者留言 学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国茅盾研究会 京ICP备12009228号-2

电子邮箱:maoyanhui2011@163.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后圆恩寺胡同13号 邮编:1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