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与雷锋的夜话——读刘国震诗集《凝望岁月》-中国茅盾研究会网
MaoDun Stdioes

读者留言查看

姓名:
邮箱:
留言内容:
 返回首页 > 当下文坛评论 > 诗人与雷锋的夜话——读刘国震诗集《凝望岁月》

诗人与雷锋的夜话——读刘国震诗集《凝望岁月》

发布时间:2013-03-07 10:22:27  发布人:管理员
 

苗雨时

  刘国震寄来诗集《凝望岁月》(大众文艺出版社20129月版),翻开书页,一首首读下去,仿佛有一缕历史的云烟,扑面而来,浓郁苍茫,穿行飘拂在跳荡的字句与诗行间,令人缱绻、沉思,挥之不去。集中有一首诗,特别醒目,我一下子就看中它,并觉得它是此部诗集的核心和整体框架。这首诗就是《雷锋,我想和你聊聊》。我们可以这样想象,诗人工作一天之后,晚上安静地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想到白天那些不顺心的事,他突然想要与久违的雷锋聊天。也许这天正是每年的三月五日,是人们纪念雷锋的日子。诗开头写道:

   今夜,好想和你聊聊,

   QQ号吗?雷锋。  

  这是一个“现场”,也是一个心灵对话的平台。那么,诗人与雷锋聊什么呢?因为我通读了全部诗作,于是发现几乎所有的诗歌内容,不论是历史的忆念,还是现实的观照,甚或未来的瞻望,都构成了他们聊天的议题。然而,这一切却集中到一点,那就是:“人应该怎样生,路应该怎样行……”。诗中写道:

   那个年代据说很穷,

   是什么造就了精神富翁?

   如今,有些人已经腰缠万贯,

   为什么整日狗苟蝇营?

   我们回首雷锋,是忆念那个逝去的年代。诗人写“井冈山”的“星星之火”,写“遵义”那座革命的“小城”,写“西柏坡”农村院落里不熄的灯火,的确,雷锋未走过长征路,也没渡过黄河口,但他那三道伤疤的手臂,却记载和见证了那血与火的历史升腾。然后,他在“金光大道上风雨兼程”,作为一名年青的士兵,“方向盘把得娴熟精通”。诗人回忆了他生前生命的绚丽:

  三十多年前我唤你叔叔,

  如呼唤一个民族的图腾

  温暖了一个国度的,

  是你英俊憨厚的笑脸;

  嘹亮了一个时代的,

  是《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声。

  我们说:你像一株茁壮的小草,感恩雨露,以无私奉献的大爱,回报生养你的大地。魏钢焰歌唱:“你,浪花里的一滴水”,在滚滚的历史河中,你“青春!/永生!/壮丽!”虽然只活了22岁的年龄,但你的生命却映射着太阳的辉光。雷锋的年代,“艳明高照”,却也有不测风云,冰压雪盖,然而黄山顶的“青松”,却巍然不倒,猎猎迎风。雷锋精神是属于那个时代的,但也超越了那个时代。

  雷锋没有赶上那场扭曲人性的“浩劫”,没有见过“乱世狂人”的丑恶表演(《乱世狂人》),甚至未来得及阅读那首不是诗人的老人写的那首大气磅礴的时代“诗篇”(《伟人诗篇》),但是,他并没有离我们远去,仍生活在我们中间。在“非典”时期,他与“白衣战士”一起,与“SARS”短兵相接,救死扶伤(《决战非典》);在地震的废墟上,他陪伴“警察妈妈”,哺养失去爹娘的孩子(《震区孤儿的警察妈妈》),并亲自为“灾区的孩子”,送去了“书包与文具”(《我想读书》)……。还像生前一样,凡是有人需要的地方,总会闪现他那忙碌的身影。

  雷锋啊,我们今天想念你,是因为我们遇到了人生的困顿与难题。时代变了,社会进步了,市场经济的兴起,的确催发了生产力,提高了人们的生活,但物质的丰裕并不总保证精神的高尚。有时,也会导致价值失范,人心荒芜。朗朗乾坤,为什么在抗震的紧急关头还有“x跑跑”(《展览》)?为什么在尊师重教的年代还有人胆敢凌辱女教师(《真想把他们装进套子》)?为什么当年大嫂用乳汁救活的战士,如今当了乡长却不允许上访的乡亲喝一口水(《杯具,亦或悲剧》)?……

  私欲膨胀,好人难当。雷锋啊:

    你当年做过许多好事,

   赢得千秋万代美名。

  你做的好事我今天去做,

  换来的却是受骗挨抗!

  对前进中的倒退,面对阳光下的阴影,我感到困惑、迷茫、无奈。诗中概叹:

  我虽然不肯醉生梦死,

  忧郁中却也多喝了几盅……

  但诗人还是清醒的。现实的尴尬的生存境遇,促使他重新思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重新确立信念和理想,重新找回我们精神的源泉,于是,他设想,假如雷锋还活着,他该怎样应对眼前的困境。他会对“金钱”低头吗?不,他会把人的尊严看得比黄金还重;他会对进城打工的乡亲歧视吗?不,他的心中早已装着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他会容忍那些官僚腐败分子肆意横行吗?不,他一定会拍案而起,为历史的纯洁而抗争!……诱惑也罢,烦难也罢,物质挤压精神也罢,他都会像挺拔的松柏,守护自己的良知和真诚,“要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陶铸语),对他人,对自然,对土地,大爱包容,与它们和谐共生。

  雷锋精神,是普泽全人类的,难怪连西方的基督教徒都要学习雷锋。但他首先是属于中国的,他是华夏大地的儿子,是炎黄的子孙。他的身上流淌着民族的血脉,他的灵魂高扬着民族精神,他知道千百年来民族命运的起落,他懂得追求幸福的生活,是每一个中国人的长期渴望,他深信振兴中华,是全体中国人的世纪之梦,雷锋呀,我们敬仰你,学习你,把个人的人生小径纳入历史的辉煌大道,和你一起投身这筑梦工程,让我们的生命永远年青!

   今夜,好想和你聊聊,

   QQ号吗?雷锋。

  没有也不怕,我们已经穿越时空,做了灵魂的沟通。这样的聊天是历史性的。它是时代与时代的链接,是精神与精神的传承,是岁月长河从一个浪峰跃上另一个浪峰。这也是善良品格的接力,这也是人性高贵的攀登!房间虽小,诗人与雷锋在这里的夜话,却敞开了一道人类世界的历史图景!……

  

                                            于廊坊师范学院

                                            20121210

   苗雨时 1939 )河北丰润人。中共党员,著名诗歌理论家、评论家。1965年毕业于河北大学汉语言文学系。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第三届理事,河北廊坊师院中文系主任,教授。著有《诗的审美》、《燕赵诗人论稿》、《从甘蔗林到大都会——当代诗歌卷》、《河北当代诗歌史》等。《简论诗歌的时间》获河北省第三届文艺振兴奖,《燕赵诗人论稿》获1996年河北社科联社科三等奖。  

 

学会公告 茅盾文学奖 论文检索 书目检索 读者留言 学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国茅盾研究会 京ICP备12009228号-2

电子邮箱:maoyanhui2011@163.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后圆恩寺胡同13号 邮编:1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