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Dun Stdioes

读者留言查看

姓名:
邮箱:
留言内容:
 返回首页 > 当下文坛评论 > 魅力四射的辩证之光——评刘国震诗集《凝望岁月》

魅力四射的辩证之光——评刘国震诗集《凝望岁月》

发布时间:2013-03-07 10:08:07  发布人:管理员

  王美春

近日,读河北著名诗人刘国震的《凝望岁月》(大众文艺出版社20129月第1版),觉得这是本颇值一读的诗集。其审美价值是多方面的。给我印象最深的当是诗集中闪烁着独特的辩证之光。诗的艺术辩证法被诗人刘国震运用得自然自如,恰到好处。

一、情与思的统一

诗,情感的结晶,抒发真情实感乃天经地义之事。而仅抒情还不够,还得表达诗之思——思想。情与思的统一,当为诗的审美理想状态之一。对此,刘国震深得个中三昧,写诗注重情与思的统一。这在《凝望岁月》中得到了较好的体现。诗集名便体现了情与思的统一。诗集中的不少诗也体现了这一点。无论是歌颂领袖人物的诗,如《伟人诗篇》,赞美英雄的诗,如《真爱——献给任长霞》,书写已淡出政坛的风云人物的诗,如《种葡萄的老人》,还是描绘普通人物的诗,如《农民》,抑或是吟咏爱情的诗,如《无言的爱》(组诗)等,都较好地达到了情与思的统一。像《伟人诗篇》中的诗行“让老百姓抄起筷子吃肉的同时/读懂了政治经济学/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这最抒情的一笔/成为时代的诗眼/感动了华夏”,既有真挚而强烈的情感,又包孕朴素而深刻的思想,给人以启迪。你或许可以从中得出高深的理论来源于普通生活实践的结论,或许对人民领袖爱人民的真情是感动民心的这一真理加以认同。总之,你在读这些诗行时,不仅能获得感情上的共鸣,也能得到思想上的洗礼。

二、颂与讽的交融

颂(歌颂)与讽(讥讽),这是相互矛盾、互相对立的概念,也是诗在思想内容方面表现出来的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歌颂美好的人与事,讥讽丑陋的社会现象,可谓中国诗歌的传统。新的时代,当今社会,同样需要颂之诗,也需要讽之诗,以歌颂真善美,鞭挞假丑恶。《凝望岁月》便达到了颂与讽的交融。整个诗集共分为三辑。第一辑与第三辑中的诗,主要以颂为主,歌颂伟人与普通人,歌颂改革放开,歌颂抗震救灾精神,歌颂爱情和友情,等等,一言以蔽之,歌颂人间的真善美。当然,这两辑中也有的诗在歌颂真善美之中含有对假丑恶的讥讽,如《雷锋,我想和你聊聊》,在歌颂雷锋美德的同时,也痛斥了社会上的某些丑恶现象;其中,也不乏以讽为主的作品,如《乱世狂人》(组诗),分别对林彪、康生、张春桥的丑行予以鞭笞。第二辑中的诗,以讽为主,且达到了“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之境地。或者采用白描的手法,于三言两语之中便勾勒出了丑恶现象,如《凝思集》(组诗)中一些诗;或者借助强烈的对比,揭示假丑恶的本质,如《人与猪》《小报告》等;或者运用写实与变形相结合的笔法,反映并鞭挞社会中的丑态,如《删除》《检验》等;或者以幽默的语言,描绘生活中丑陋的众生相,给人以“含泪的笑”,如《戏仿经典》(组诗)等。而有些诗则综合运用多种手法,以达到讥讽深刻之效果。像《“新”字歌》,讥讽社会上丑陋现象,便采用了多种手法。其中,既有白描,又有对比,既有写实,又有变形,将社会中存在的欺骗行为、伪劣产品、贪官,以及人们的扭曲心理等刻画得入木三分,发人深省。

三、直与曲的结合

诗在表达上历来有直与曲之分。“直”,指直笔,“曲”,指曲笔,             二者各自运用得好,并无优劣之别。当然,一味地以直笔——直截了当、直抒胸臆来表达,则显得单一,并不足取。被誉为“20世纪法国最伟大的诗人”的保尔·瓦莱里,其《论诗》一文中有个关于诗的表达的比喻:“一个人行走。他从一个地点移动到另一个,他走的线路一定是最不费力的线路。请注意这一点,如果诗总是遵循走直线的策略,就不会有诗。”①此比喻强调写诗要注意运用间接的表达法,也即以曲笔来写,这是颇有见地的。刘国震的《凝望岁月》较好地做到了直与曲的结合。就总体而言,此诗集中的诗,表达情感、思想等,大都直截了当,也即以直笔为主,而也有不少篇目做到了直与曲的结合,具有诗意的含蓄美。《生命花朵》《旗帜》《一粒种子跌进泥土》《泪》《无题》(二首)等诗,便达到了直与曲的有机结合。以《泪》为例,全诗仅三节七行“挂在脸上/会风干//落在地上/被摔碎//流进心中/便化作一坛苦酒/永不启封/”,前两节用的是直笔,最后一节主要用的是曲笔。如此,直与曲相结合,便将“泪”之形象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读这面前,将“泪”之内涵真切而又含蓄地揭示了出来,耐人寻味。

四、今与古的沟通

所谓今与古的沟通,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凝望岁月》之中既有新诗,又有古体诗。诗集的一、二两辑都是新诗,第三辑是古体诗词,这展示了诗人善于驾驭诗歌中不同体式的能力。二是吟咏人与事,既有当今的,也有古代的。吟咏当今的,一目了然,自然无须我赘述。吟咏古代的,有《读史札记》(组诗)等,在吟咏古代人与事之中,又往往能给当代人以某种启示,丰富了诗的内涵、升华了诗的主题。三是在新诗写作中善于引用乃至化用古诗词。如“举杯邀明月/月也圆满  人也圆满”(组诗《圣马葡萄熟了》之《在庄园品酒》),便引用了唐代大诗人李白《月下独酌》中的诗句“举杯邀明月”,且“如同己出”,从而,达到了今与古的沟通。这既表明诗人古诗词造诣深,也使其诗具有了与众不同的特质。

此外,《凝望岁月》还达到俗与雅的和谐。也即此诗集有相当数量的诗在语言与审美趣味上达到了通俗与雅致的和谐。

总而言之,刘国震的《凝望岁月》以魅力四射的辩证之光给当代诗坛增添了亮色,也给读者以美感,以启迪。

              

[] 保尔·瓦莱里:《文艺杂谈》,段映虹译,百花文艺出版社20025月版,第335页。

[作者简介] 王美春:19555月生,江苏南通人,1980年毕业于扬州师院中文系(今扬州大学文学院),先后当过技校语文教师、省级专业报记者站站长等,现为南通市人口计生委助理调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南通市作家协会理事,文学创作二级职称。已在国家级、省级出版社正式出版《笔落惊风雨》、《汶川地震诗歌漫谈》、《与缪斯对话》等文学评论(主要是诗歌评论)专著九种;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文艺报》、《新京报》等国家级、省级报刊发表文学评论、诗、散文多篇(首);并有多篇作品获国家级评奖(征文)一、二、三等奖。

 

学会公告 茅盾文学奖 论文检索 书目检索 读者留言 学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国茅盾研究会 京ICP备12009228号-2

电子邮箱:maoyanhui2011@163.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后圆恩寺胡同13号 邮编:100009